继美国宣布对俄罗斯能源禁运后,欧盟也在讨论禁运俄罗斯石油。但由于欧盟极度依赖俄罗斯能源,想要像美国那样立刻与俄罗斯能源脱钩并不容易。

  欧盟成员国当地时间21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举行外长会议,讨论对俄罗斯加码制裁,最终未能就对俄实施能源禁运达成共识。受此影响,国际油价22日下跌。截至当天收盘,WTI原油期货下跌0.32%,报每桶111.76美元;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0.12%,报每桶115.48美元。

  具体来看,由于欧盟各国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程度不同,因此对于是否禁运俄罗斯石油也分歧巨大。波罗的海国家强烈要求推进对俄全面石油禁运,而德国和荷兰等国则表示,欧盟依赖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不能马上就切断联系。禁运俄罗斯石油需要欧盟27个成员国一致通过。

  对此,俄罗斯回应称,如果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禁运,将对全球能源市场产生深远影响,会打击到所有国家,而欧盟将会首当其冲。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警告称:“这个决定会影响到世界上所有人。美国人不会损失太多,起码会比欧洲人感觉要好得多,而欧洲人的日子会很难过。”

  欧盟石油禁运“说易行难”

  总体而言,欧盟进口天然气中约40%、进口原油中约30%来自俄罗斯。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更是极度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比例达到55%,原油占35%。相比之下,立陶宛等波罗的海国家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则要小得多。

  因此,尽管立陶宛等国推动对俄石油禁运,但包括德国在内的几个欧盟成员国仍然不愿支持石油禁令。德国警告称,欧洲能源价格已经很高,不要过快采取行动。如果乌克兰局势恶化,只会考虑逐步限制,而不是直接禁运。

  德国外长贝尔伯克坦言:“石油禁运的问题就是我们对石油依赖程度的问题。德国正在进口大量俄罗斯石油,其他一些欧盟成员国也无法立即停止进口。”

  俄罗斯每天出口400万桶到500万桶原油,以及200万桶到300万桶成品油。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警告称,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产能可以取代俄罗斯约700万桶的出口量。“虽然石油行业有一定合理数量的备用产能作为应对不确定性的缓冲,但多年来已被严重消耗,目前世界上没有能够替代俄罗斯石油出口份额的产能。”

  此外,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也表示,欧洲目前不可能完全放弃从俄罗斯进口能源,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对欧洲国家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如果欧洲拒绝进口俄罗斯石油,那欧洲石油价格将飙升至每桶300美元。

  从目前的局势看,欧盟难以和俄罗斯能源迅速脱钩,但已经决心减少对俄能源依赖。欧盟3月8日公布了一项计划,今年将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减少三分之二,并将在“远早于2030年”就结束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依赖。

  与此同时,不依赖俄罗斯能源的美国则是已经宣布能源脱钩。3月8日,美国宣布禁止从俄罗斯进口能源,包括禁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和某些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禁止美国对俄罗斯能源部门的新投资,禁止美国人资助或支持在俄罗斯投资能源公司。

  不过,在欧美排斥俄罗斯能源的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加大了购买力度。印度3月中旬已与俄罗斯达成了采购300万桶原油的交易,将在5月交货,并希望在未来几周采购更多。印度政府正寻求以折扣价从俄罗斯采购更多原油来抵消油价飙升的影响,一位印度官员表示,俄罗斯原油价格比全球基准价格低20%左右,而且保险和运费均由卖方承担。

  禁运天然气暂未提上日程

  尽管欧盟已经在讨论禁运俄罗斯石油,但目前还没有考虑对依赖度更高的俄罗斯天然气下手。

  3月19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访问卡塔尔,推动卡塔尔向德国出口更多的液化天然气。随后德国经济部发言人于3月20日宣布,德国与卡塔尔达成了一项液化天然气长期供应协议。协议具体内容尚不清楚。

  但德国同时也警告称,尽管此类协议在中长期内对实现德国能源来源多元化至关重要,但对短期减少对俄天然气的依赖几乎没什么作用,德国超过一半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俄罗斯。

  需要注意的是,与原油相比,天然气是一个地区性市场,大部分在区域内使用或通过管道输送,因此,欧洲使用的俄罗斯管道天然气很难被轻易取代。此外,数量有限的天然气以液化天然气的形式运往全球,但大多数都是长期合同,只有一小部分液化天然气在现货市场上出售。

  与石油市场相比,天然气市场供应更为紧俏,供应国产能有限。例如,由于很大一部分产量已与亚洲客户签订合同,液化天然气出口大国卡塔尔难以对欧洲大幅增加供应。卡塔尔能源部长Saad al-Kaabi表示,如果国际紧张局势持续导致天然气供应中断,卡塔尔或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能力用液化天然气取代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

  挑战与机遇并存

  尽管欧盟目前暂未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下手,但供应担忧等诸多因素已经导致油气价格飙涨,欧盟已经感受到了阵痛。

  需要警惕的是,能源成本飙升已经将欧元区2月通胀率推升至创纪录的5.9%,而未来几个月的通胀率可能达到7%,远远高于欧洲央行2%的目标,也让欧洲经济前景蒙阴。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能源价格飙涨导致欧洲部分上游企业生产成本大幅抬升,严重侵蚀利润、打压生产景气。例如,在包括电解铝、精炼锌、化肥在内的部分上游行业,能源成本占总生产成本的比重很高,在能源价格飙涨的背景下,相关企业只能被迫减产,甚至停产。

  赵伟还警告称,欧洲能源转型下的通胀风险很可能演变为长期问题。长期来看,在碳中和政策推动传统能源产能持续下滑的大势下,绿色能源供给不稳定可能容易阶段性放大能源的供需矛盾。与此同时,在能源转型过渡期,碳排放权价格上涨可能意味着高企的能源价格将演变为新常态。

  能源价格飙升助推的通胀问题对央行政策产生了不小影响。赵伟表示,对于欧洲央行而言,能源转型对长期通胀的预测带来了显著的上行风险,必须积极作为。欧洲央行3月早些时候大幅上调通胀预测,并宣布将提前结束资产购买计划,态度明显转“鹰”。

  不过,在全球能源价格飙升引发一系列问题的同时,可再生能源也迎来投资良机。景顺ESG客户策略亚太区总监陈浩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欧盟此前宣布了REPowerEU计划,打算今年将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量减少三分之二,致力于增加可再生能源及氢气占比。德国计划将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时间表提前至2035年。

  陈浩扬分析称,这将带来投资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公司的机会,提高能源效率和储能技术等诸多领域的公司也可能受益。此外,欧盟加速推广可再生能源,还将为亚洲可再生能源及电池供应链制造商带来出口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