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下午IEA也公布了2月月报,报告中显示原油市场供应局面仍显紧张,12月经合组织石油库存下降6000万桶,这是一个巨大的供应缺口,虽然有年末调整数据因素,但还是远超市场预期,用IEA石油工业和市场部门主管Bosoni的描述就是油市的紧张程度令人吃惊,油价在此提振下也从日内低位走出反弹,在这之前原油市场受到了多个影响因素的冲击。包括拜登政府在伊朗制裁方面态度松动以及美国创纪录通胀压力下美联储加息可能性大增,市场风险偏好降温,这限制了资金的推涨动力。

不过随着北京时间周六凌晨围绕乌克兰地缘冲突急剧升温,美国方面明确指出最快下周俄罗斯会入侵乌克兰,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表态如果俄罗斯“入侵”,美国随时准备做出果断回应,美国将继续减少在乌克兰基辅大使馆的活动,建议任何在乌克兰的美国人都应该在未来24-48小时内尽快离开,英国外交、联邦及发展事务办公室表示,目前建议英国公民不要前往乌克兰,欧盟开始撤离在乌克兰的非必要工作人员。虽然发生战争并不是理性的局面,直接涉事的俄乌双方和欧洲都在极力在降级事态,而远在天边的美国反而竭力在拱火耐人寻味。种种迹象表明俄罗斯跟乌克兰直接摩擦走火甚至发生战争概率在增加,至少油价是在走这个预期逻辑。股市大跌,铜大跌,衡量市场恐慌程度的VIX指数触及本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在投资者避险情绪的影响下,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降至1.934%,回吐前一日大部分涨幅,但油价成为逆行者大幅上攻,布伦特原油最高冲至96美元,距离100美元关口只有咫尺之遥,近月油价大幅拉升,原油远期曲线跟月差陡升,显然投资者对发生在俄罗斯跟北约的冲突高度不安,这严重影响全球能源安全。

三大机构月报均上修需求预期提振油价

IEA月报中表示鉴于历史数据修正而调高2022年需求预估,上调幅度为80万桶/日,IEA认为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加320万桶/日,达到1.006亿桶/日。对此欧佩克则在月报中判断:将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测维持在420万桶/日不变 ,不过它也强调随着经济反弹,石油需求有望上升。美国能源署则将美国原油需求增速上调到了88.00万桶/日;相对于强劲的需求预期,供应端方面按照正常情景推演目前来看三大机构均认为2022年原油市场会再次出现供应过剩,IEA将2022年美国石油供应增速预期上调24万桶/日至120万桶/日,非欧佩克+产油国在2022年可能增加200万桶/日的供应, 而EIA短期能源展望报告中也将2022年美国原油产量增速上调到了77.00万桶/日,预计2022年美国原油产量为1197.00万桶/日,此前预期为1180.00万桶/日;如果欧佩克+完全撤回减产,欧佩克将增加430万桶/日的供应,2022年全球石油产出可望增加630万桶/日,原油市场也将重新迎来供应过剩。不过IEA也强调了欧佩克+ 1月份的日产量比目标低90万桶,而去年12月的日产量比目标低79万桶,如果欧佩克+的产量与其目标水平之间的差距继续扩大,供应紧张将加剧 。若中东拥有闲置产能的产油国填补闲置产能将耗尽国家的部分,则可望降低市场风险,而闲置产能料将几乎完全集中在沙特,其次是阿联酋,IEA判断增产将以牺牲有效闲置产能为代价,到今年年底,欧佩克+有效闲置产能可能从510万桶/日降至250万桶/日 。美国能源署在短期能源展望中判断随着欧佩克+、美国和其他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增长超过全球石油消费增长放缓,这种动态导致从 2022二季度开始 到 2023 年底全球石油库存不断增加,预计价格下行压力将在年中出现。Brent第 4 季度将跌至75 美元/桶。不过在此之前EIA对当前原油价格保持乐观,认为布伦特原油2 月份平均油价为 90 美元/桶,因为其预测全球石油库存的持续下降使未来几个月原油价格接近当前水平。并在远期展望中判断布伦特原油价格在 2023 年全年平均为 68 美元/桶。不过跟IEA观点一样,美国能源署也强调了低库存水平为原油价格波动性加剧创造了环境,如果供应增长跟不上需求增长,价格可能会大幅上涨。

库存方面,最新一期的EIA周报数据显示受寒冷天气影响美国原油成品油全面去库,具体数据显示,美国截至2月4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变动实际公布减少475.6万桶,预期增加150万桶,前值减少104.7万桶。此外,美国截至2月4日当周EIA汽油库存实际公布减少164.4万桶,预期增加150万桶,前值增加211.9万桶;美国截至2月4日当周EIA精炼油库存实际公布减少93万桶,预期减少150万桶,前值减少241万桶。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增加10万桶至1160万桶/日。美国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2190.6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增加12.3%。美国上周战略石油储备(SPR)库存减少139.7万桶至5.875亿桶,降幅0.24%。美国至2月4日当周EIA原油库存降幅录得2021年9月10日当周以来最大。美国至2月4日当周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为2018年10月5日当周以来最低。美国至2月4日当周EIA汽油库存降幅录得2021年10月22日当周以来最大。为七周来首次下跌。

不过还是要注意高油价开始对供应端的激励作用越来越明显,美国石油钻机数量创4年来最大增长 页岩油开采加速;美国盆地的石油钻机数量本周创下四年来最大增长,表明在原油飙升之际,页岩油开采再次蓬勃。贝克休斯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石油钻机数量本周增加19台,创2018年2月以来最大增幅,总数达到516台。事实上早在月初时美国独立生产商康菲石油公司发出页岩油增长失控风险的警告。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兰斯( Ryan Lance )表示,过去页岩油繁荣引发的与欧佩克国家的破坏性价格战的教训“就在我们的脑海中”。他是在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宣布计划在 2022 年将美国西部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东南部的页岩油产量分别提高 25 %和 10 %之后发表上述言论的。在康菲石油公布第四季度财报后,兰斯对分析师表示,“如果你对此并不担心,那你就应该担心。”就在上周,兰斯还曾预计今年美国总产量将上升约 80 万桶/天。现在,他将这一估计值上调至每日 90 万桶,预计 2023 年的增长率与此相似。

地缘事件成为推升油价的核心引擎

最近一段时间油价上涨的主要驱动是频繁高发的地缘事件,春节开始到现在油价的7美元上涨几乎都要归功于不断升温的乌克兰紧张局势,全市场之所以如此关注俄乌地缘冲突因素,主要还是俄罗斯在能源市场不可替代的地位,众所周知,很多人将2021年欧洲天然气危机归咎于俄罗斯对欧洲供气不足,而俄罗斯还是全球原油产量最高的国家之一,最重要的原油出口国,对全球原油市场影响举足轻重。目前全球原油库存正处在7年来低位,原油供应吃紧,市场对此担忧情绪正处在高位,一旦情况失控,对原油市场可能会带来巨大冲击,并可能产生颠覆全球格局的巨变,而美国不顾国内危机,主动插足俄乌问题,但就目前种种情况来看,美国并非想替乌克兰解决问题,而是别有用心。历史上发生过多次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而对外发动战争的世界。该俄乌地缘事件的发酵毫无疑问会阶段性的转移市场注意力,自然也会缓解创40年来纪录的高通胀对拜登政府的压力,如果真的热战爆发,美国政府会将民众对政府控制通胀的不满情绪归咎于俄罗斯的“侵略行为”,是它导致的油价失控。

历史上看地缘因素或者能源生产国发生战争通常会导致油价短期内上涨,但上涨的幅度和时间却要根据具体地缘冲突产生的影响来具体分析,通过目前研究地缘因素对油价的影响来看,并不是每次地缘冲突或者发生战争都会引发油价大涨,事实上中东地区近30年来发生的地缘风险事件都只是对油价产生了短期脉冲影响,1990年以来发生的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也门内战等5起战争发生半年后,油价几乎都是比战争发生前还低。当然这些国家发生冲突的影响力都足以和俄罗斯跟美国之间发生战争冲突影响力。

当地时间2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乌克兰局势举行了大约一小时的紧急电话会议。拜登警告俄罗斯总统普京,‘如果俄罗斯决定入侵乌克兰,美国及其盟友将作出“果断回应,并迅速对俄罗斯施加严重后果”’。在大约一小时的通话中,白宫表示,拜登向普京明确表示俄罗斯入侵的风险是什么。报道称,白宫表示,拜登的努力并未改变克里姆林宫的立场,迫在眉睫的袭击仍然是“明显的可能性”。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称周六的通话是“平衡且务实的”,但他表示,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未能解决俄罗斯的主要安全问题。乌沙科夫说,这场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发生在一种歇斯底里的气氛中,美国官员声称俄罗斯即将入侵乌克兰”,他说这是“荒谬的”。就在两位领导人通话的几小时前,美国官员警告称,俄罗斯最早可能在下周发动全面入侵。除了美国、俄罗斯在撤离驻乌克兰外交人员外,此前,包括英国、荷兰、拉脱维亚、日本和韩国等多个国家呼吁公民离开乌克兰,在此之前美国总统拜登称,“这并不像我们在面对一个恐怖组织。我们面对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之一。现在的情况非同寻常,局势可能很快就会变得疯狂。”并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旦美俄交火,那将是一场世界大战。”这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或许这也正是市场为之兴奋的原因。油价会因此冲破100美元,甚至去往120美元甚至更高的位置吗?我们可能都会成为历史见证者。

近期基金净多持仓再次陷入停滞,对于过高的油价,已经限制了资金的配置兴趣,布伦特原油基金净多头寸已经连续4周下降,投机氛围更为浓厚的WTI原油基金净多持仓也并没有随着油价走高而继续追涨,显然相对基于地缘因素等炒作题材带来的100美元等目标价格,专业机构表现谨慎,当前位置继续买入风险收益比的合理性不足以吸引其配置兴趣。

目前来看即便不考虑地缘因素,2月份现货市场供应紧张的局面也是难以缓解,这会让油价短期内保持强势格局,最近几天三大机构先后公布的数据都是对需求增长做了上调,在经历了奥密克戎疫情冲击过后,市场对原油需求回归的信心进一步得到强化,但让市场无法确定的是2022年原油供应端最终会有怎样的表现,地缘因素、伊朗制裁、美联储流动性收紧节奏、高油价对市场负反馈等等都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截止到目前为止可以做出的判断是,去年12月份对一季度的悲观预期落空,原油市场仍然没有出现供应过剩局面,一系列地缘因素、寒冷天气、投资不足设备老化等因素让供应端受到扰动,最终OPEC、IEA、EIA一致预期2022年原油市场将再次出现供应过剩的预期最终能否被证实是需要打问号的,不少能源资讯机构以及国际投行均对此持怀疑态度。所以在低库存以及供应端没有给市场压力之前油价的强势格局是很难马上被扭转的,尤其是当前地缘炒热度如此高的一季度,当然高油价背景下,供应增长潜力以及欧美各国控制通胀的宏观收紧措施随时可能给油价带来压力,所以投资者在选择交易机会时务必慎重。

内容由能源研发中心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